【古风微小说】 我喜欢你

中华女性网 2019-04-14

   


    新城四年,万火烽平。
    彼时的灯会热闹非凡,众人熙熙攘攘在喧闹的大街游玩。
   有一青衣女子,发如瀑布柳丝,芊芊细手手捻一盏白莲花灯,只是那右手无名指前有一疤痕,单眼看了又看,花纹美丽,红艳似火,栩栩如生, 身边许多盏美丽的花灯待放。
    “姑娘,你这花灯如何卖的?”
     娇唇轻启:“十文钱一盏”
    “那,姑娘,你手中那盏怎个卖法?”
     “还是如此”,话未完,一只男子之手便捏住了姑娘之手。
     “先生,这里还有一只一样的”,想趁此脱离那人之手,可那男子越发抓得紧。
      此时,一清脆之声。
     “这一盏凤凰花灯,怎卖?”一白衣轻轻走来,宛如天上之月,皎洁如斯,那少年也是面若白玉,像极了仙人下凡。
      得到了解脱,顺得把手抽出,拾起白莲花灯,淡然喜之:“公子,十文钱一盏”
     “好,给我一盏”
      那流性之人见此人非同凡响,早已悄悄走开了。
    “多谢公子相救,这盏花灯就送与你吧”,红艳似火的灯如光,似乎照耀了两人的脸,两眼相对之眸,如星如火。
    想来逗一逗她,“姑娘可是本地之人?姑娘可否有空领我这外乡人,逛逛灯会?”
    “好”,悄然一笑。
     有捏泥人的老爷爷,有卖糖葫芦的老婆婆,有画画,临字的先生。
     公子转念一想,这姑娘可识文墨?见一首诗,读之。
    “山有山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女子接了下句,突然转念一想这可是一首情诗,顿时脸上一烫。
     男子也不曾想女子如此便接了下去,心里暗喜,莫不是她也喜欢我?


     早在半月之前,男子在新城落脚,听闻人说,半月后的灯会热闹不已,便向父亲请辞,逗留几日。
     总见楼下一青竹院落里,一青衣女子用一竹条,各色纸张做些什么,心生一计,把手中的扇子掷于院中,被姑娘发现,四处察看,抬头一看客栈有一男子,对她微微一笑,想来是他的。
     男子到她院中来取,说出心中疑惑,“姑娘,你在做什么?”
“花灯”,见女子发丝微湿,一袭青衣已然湿润,两人便聊起天来,偶然,男子会帮着女子做花灯,得知,她名为云烟。他因闲暇来此游玩,家中排行老大,化一故名,垠先。
    灯会已完,垠先一行人只得回家,走时匆匆,只把当日那扇给她,道声,保重。
    云烟此时也接到母亲急唤,父亲生病,望女速归。

    两国大战,烽火连天,民已苦已,阳城战败,君主为国泰民安,在众臣中选一贤良美貌女子,三日后前去和亲,望求安泰,并指望有复国之意。
    临城王之子衿(Lin)先,已到了娶妻的年纪,母亲各处物色,终不得意,只是素常看他房中一盏凤凰花灯,母亲不悦,却也无奈。聊想阳城和亲之事,便为他定下了婚约。执那女子画像与他,晃见一眼青衣,却无细看,印为云鸢。
    三日后,鸾轿中云鸢粉衣隔带,佳人无怨,手中一扇子把玩,却见那印有衿先二字,原来,他是骗我。你可曾记得你说过,不日后便来找我,可是我等了半月你未曾来,却王命难违,如今,我已不再如今。我定不会任人欺辱,他若动我,我便杀了他。
    素闻临城大殿下,善喜文,常一袭白衣,像那月上仙人,可有他美?
    

    
      这一天,临城灯火通明,鞭炮连天,临城子民与国同庆,一是那大胜阳城,二是那大殿下娶亲,抱得美人归。
    红帐之内,俏佳娘一身红衣,含苞待放,红袖之内,一把匕首藏身。
    红账之外,你不是我想娶之人,怎奈命运弄人,我本意悔婚,速去那故里,只留下一院凤凰花灯,你却没了踪影。
    门开门关,红袖手一紧,黑发瀑如丝,只听那人说起:“姑娘,谢您前来和亲之意,只是我已心上有人,既来之,便不会亏待你。”
   “敢问姑娘名讳?”
   “云鸢”
   “那如此,这厢房留给姑娘,我去书房睡了”
    这声音怎如此熟悉?像……像极了他!
     急忙翻出灯会闲时所画那人画像,原来,是你,是你,不仅笑出了声,怎会是你?
    我心上的人是你,要杀的人,也是你。
   
   阳城殿上,字字皇命,不可反驳,
   “寡人知你会些武艺,才貌兼备,这复兴阳城之事便交于你了,想办法杀了临城大皇子”。
   “是”,殿下青衣。
  
    次日与大殿下向王与王后请安,云鸢知无法隐藏,便白纱拂面。
   “怎么白纱拂面?”
   “脸有痼疾,还未痊愈,还请殿下勿怪罪”。
    云鸢,云烟,天下如此巧合之事。
    就这样,两人一明一暗,相处了半月,他很少来她的房,她却总是看着那烛窗下的倒影,在门外默默陪伴。
    他也曾试探于她,你看这房内这盏凤凰花灯可美?说来奇怪,她和你很多相似之处,还有,她名唤云烟。
    她心头一颤,却不能说实话。
     你可知道又相遇,我可要杀了你?
    阳城王飞鸽传书,看来归期到了。
   


    这一天,桌上一壶好酒,青衣长发,他仿佛看见了她,
   “公子可会做花灯?”
    他与她像往日一般做起了花灯,一阵风从窗外飘来,掀起女子面纱。
    “你是云烟!”一把扯下面纱。
    所思之人竟在我身边!久别重逢,来饮一杯好酒吧。
    玉杯酒满,心也快要碎,为何是我嫁你?
   “这杯有些有些渣渍,公子喝这杯吧!”一饮而尽。
     我怎么能杀了你!
    “你为何隐藏身份?”
    “小女云鸢,奉阳城王之令,以和亲之故,前来杀一人,愿复兴阳城!”说完,已是泪如雨下。
    瞧见这杯酒,原来,你是来杀了我,哈哈哈,不禁一丝苦笑。
    四目相对。
   “好,你便杀了我吧,这酒我喝。”
    一滴不剩。
    红唇轻笑,“可是,我希望你能够平安幸福”
    你喝了那杯毒酒!他慌了神,快传太医!
   “我在新城等了你半月,可是你却未归,再相见我却嫁了意中人,成了你的妻。如果可以,我们隐姓埋名做寻常夫妻,可好?”
   “好,你说什么都好!”声泪俱下。
    他拉着她的手,她依偎在他怀中,你可知,我有多想和你在一起,每日每夜你在书房的身影。
    你可知她对着那盏凤凰灯伤神!
    原来夜半肩上的衣是因为你,原来那安神的香是你,原来窗外陪伴的人还是你!
   “公子,云烟先走了,你一定要活着!”,笑依旧不减,香消玉殒。
    数日后,临城传来消息,和亲公主已死,临城王之子与之同归。 

    就是因为喜欢你,才舍不得和你不一起。
    就是因为喜欢你,才要生死不离。
    
     故事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