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可能给我们带来的隐患

大华北网 2019-04-15

昨天我的公众号文章《微信大数据告诉了我们什么》引起了一些朋友的关注,我的高中同学刘术勇在文章末尾留言说:微信大数据还告诉我们至少两点,一点是,微信的确能从服务器端看到我们在微信的一举一动,包括所有,只要他想看想知道的任何一个细节;另一点就是,只要微信愿意,他就能够根据大数据所计算出来的个人喜好,进行广告又或者其他信息的精准推送。大数据的使用,用好了,是对人类生活的一大便捷,用在居心不正的企业或者个人中,会非常非常可怕。

他说的也是很多人的担忧。这种担忧在古时候就有,但是在大数据时代体现得更加明显。

在古时候为了篡改信息,有的部队在打仗的时候,把对方的使者抓住之后还把他杀掉,然后换成自己的人,故意传递错误信息,从而取得战争的胜利。这种对信息的拦截和使用乃至诱导,在中国历史上或者世界历史上屡见不鲜。

历史上著名的烽火戏诸侯,就是这样的故事,西周时周幽王,为褒姒(bāo sì)一笑,点燃了烽火台,戏弄了诸侯。褒姒看了果然哈哈大笑。幽王很高兴,因而又多次点燃烽火。后来诸侯们都不相信了,也就渐渐不来了。后来犬戎攻破镐京,杀死周幽王,后来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即位,开始了东周时期。

公元前257年,秦国率兵把赵国国都邯郸围了起来,赵国的平原君赵胜,因夫人为魏信陵君之姊,所以向魏王和信陵君求援,魏王使老将晋鄙率10万军队救援赵国,但后来又害怕秦国的强大,转而命令驻军观望信陵君魏无忌为了驰援邯郸,遂与魏王宠姬如姬密谋,使如姬在魏王卧室内窃得虎符,并以此虎符夺取了晋鄙的军队,大破秦兵,救了赵国。

三国演义中,曹操赤壁之战兵败之后北退,诸葛亮则趁南郡空虚,命令赵云夺城,并俘获守将陈矫,取得虎符;然后以此虎符诈调荆州守军出救南郡,趁势又让张飞袭取了荆州,接着再用同样的方法调出襄阳守军,乘机由关羽袭取了襄阳诸葛亮凭借着这一小小虎符,便将曹兵调开,兵不血刃夺取了三处城池。

在中国评书当中,很多大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盗取令箭,让守军让开道路,自己出城,这种案例是非常多的。因为古代通讯不发达,所以具有无上权威的虎符就代表了对皇权对于军队的控制,一旦拥有了虎符,就具有了法定的权力。虎符蕴含的信息就构成了对于军队的控制。所以每个国家对虎符的控制都是非常严的,当虎符也可以是令箭,也可以是圣旨等等代表权威的载体,都可能被人篡改。比如民间传说中清朝雍正夺嫡的疑案就是雍正为了谋求皇位,擅自更改了圣旨,使得自己的统治具有合法性。

信息的控制者可能会对信息进行改造,然后使得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这种对于信息的控制,从而获得合法性在历史上多次发生。比如在十年内乱之后,到底有没有毛的遗嘱“按既定方针办” 还是“你办事,我放心”,这种信息在当时都是和最高权力的继承有很大的关系。

拥有信息的控制权就往往具有了合法性,因此历朝历代对于具有最高权力象征的载体都必须由最高统治者进行维护。围绕信息的传播和使用,在很多国家或者组织团体当中,都是非常慎重的。通讯必须由一些公共权力机关来掌握,或者是要托付给自己比较信赖的人来传递,这都是人们对于信息的重视。而在那时候,如果信息传递者动机不良的话,可能对于信息进行修改,这就可能对于信息安全造成了损害。如在手写的书信阶段,很多人要想篡改信息的话,需要模仿写信者的笔迹。或者他想偷看信息的话,只要把信封打开,然后再重新粘好就可以。所以当时的间谍只要能够模仿别人的笔迹或者从中间截断信息,给别人传输错误的信息,就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大数据时代,极端便利的信息传递方式,使得数据的传输者,有可能损害使用者的信息安全,所以越是便利的东西越可能带来危险。安全和自由,有时候是不能兼得的。如果你处于高度安全的状态,可能就没有自由;而如果你处于高度自由的状态,可能你的安全就会受到影响。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各国越来越重视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的重要原因。一旦网络安全出了问题,损失是不可估量的。这在历次电脑病毒发作,使得大量数据丢失的多次案例当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另一方面,正因为有了那么多的大数据,使得数据传输、信息传递的平台具有了上帝之眼的作用,他们想了解的的信息全部都具有。微信2018年的大数据发布之后,有的客户认为微信具有了监视用户信息的权利,甚至有可能会导致用户的隐私泄露。腾讯那方面也进行了回复,说这些是经过去除个人隐私信息之后得出的结论,对于客户的隐私不构成影响,这是公众对于个人信息安全的焦虑和信息传输平台之间的焦虑与安抚。

第二点,也是我的同学刘术勇所担心的,就是微信可能会向用户精心推荐感兴趣的东西。很多人都感到,如果你搜索了某一个关键词,可能你下次上网的时候,第一个出现的关键词就是你上次搜索的。你会觉得这个电脑变得太聪明了,甚至比你还了解你自己,因为它的记忆是不会出错的。如果微信想的话,它可以精准投放广告,这一方面使得每个人的个性需求具有最大程度满足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如果运用不当的话,确实可能对用户的需求进行错误引导。如果引导到一定程度上,有可能给人类带来致命的危害。

而且有的时候,电脑会给人提供变本加厉的倾向,比如你搜索了跑步可能你每次上网,都会给你推荐跑步的信息。你要是搜索了不那么健康的内容,下次可能还是要不断给你推荐不健康的内容。它是在不断强化已经知道的趋势,也就是所谓的马太效应事,多者更多,少者更少。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大数据时代有了这么多信息隐患,必须加强信息安全技术和防护。另一方面,也不能因噎废食,因为有这么多的隐患,我们就不适应先进的大数据技术了,人类就是在安全和自由之间在不断平衡。安全比较多的时候,我们可能就渴望自由,自由比较充分的展现的时候,有可能安全就可能成为问题。所以人类永远要在自由和安全之间取得最佳平衡,而这也是人类将面临的永恒难题之一吧。

 

另:今天早晨跑步7.2 8公里,用时39分30秒,配速5分25秒,步频185,步幅99厘米。是戊戌狗年第158次跑步,也是2019年第7次跑步,今天是三九第3天,跑步时温度为零下2度。

二〇一九年一月十一日  星期五  空气质量良转重度污染

这是尉迟玉庆的个人公众号“跑步晨思录”第392篇文章,2019年第8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