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中视网 2019-01-22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这对夫妇,叫大卫和凯特。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他们放弃了原本的工作,带上毕生积蓄,跨国搬到了加拿大一个小地方。

因为他们的孙子要在那里出生——但出生时,他们被孩子的母亲雪莉挡在了医院门外。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他们只能站在五英尺外,隔着玻璃看着他。

看着孙子,大卫和凯特想到了自己被谋杀的儿子:安德鲁。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比他大12岁


故事得从17年前说起。

那时,28岁的安德鲁,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拉特布罗医院,做实习医生。

因未走出与前女友海瑟分手的阴影,彼时的安德鲁意志消沉,很久没有再约会,常自嘲到:“我是一个矮小、大腹便便的家伙。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不知何时起,安德鲁身边出现了一个不大受朋友欢迎的女人:雪莉·特纳,她总是说些黄色笑话。

他们同在纽芬兰纪念大学学医,一起上课。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安德鲁与雪莉


雪莉离过两次婚,比安德鲁大12岁。她的三个孩子,姓氏都不同,并跟他们的父亲居住。

毕业后,安德鲁从加拿大回到美国实习,雪莉也移居美国完成实习任务。

一次,安德鲁带雪莉参加婚礼。当一位女性朋友问他“你想喝什么”时,一旁的雪莉先回应:“好啊,你竟然在勾引伴郎。”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雪莉还常打电话给安德鲁的前女友海瑟,话题内容包括她与安德鲁的亲密细节。

当安德鲁的实习工作渐入佳境,觉得“最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时,雪莉却没能拿到正式的医生执照。

朋友们觉得奇怪,但因为尊重安德鲁,没说什么,只是觉得:“雪莉似乎把安德鲁整个包围起来,像完全占有了他。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下一次朋友的婚礼,安德鲁没有邀请雪莉。

那天,雪莉给他家中的座机、手机打了不下30次电话。

得不到回复的雪莉,继续发了30多条短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安德鲁无奈:“又是她,我不想和她说话。”

他已在酝酿分手,但一直未果。

朋友对此评价:“他不知道如何变成一个混蛋,因为他根本不是一个混蛋。

纠葛了很久后,安德鲁把拉特罗布机场视为关系的终点。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那年的11月3日,他为雪莉送行。她将返回1300英里外的康瑟尔布拉夫斯,两人彻底分手。

但转身回家的安德鲁,没想到不到2天、在11月5日凌晨的5点30分,又听到了雪莉的敲门声。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安德鲁的房子


“咚、咚、咚。”

第二天,他被发现倒在医院旁的公园中,身上有被枪击的5个洞。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安德鲁遇害现场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不确定的凶手与确定的母亲


安德鲁曾对朋友说:“如果我明天就死去,我希望你们能坐下来为我干上一杯。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或许因为他比预产期晚出生了两周,了解安德鲁的人都知道,他从不迟到。

但现在,安德鲁的状态,被定格为“缺席”

夺走他生命的凶器,是点22口径的子弹。

雪莉,便有一把凤凰公司出品的点22口径的手枪。

据雪莉机械枪课程的教官回忆,雪莉使用的子弹,正是点22口径的。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目击者称,在安德鲁遇害的前一晚,他的黑色丰田车停在公园,旁边是一辆休旅车。

雪莉开的正是一辆丰田rav4型休旅车。

但雪莉说,在安德鲁被害的那天,她卧病在家。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通话记录显示,雪莉在两天时间里,疑似往返她家所在的康瑟尔布拉夫斯和安德鲁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

她开始的供词是找不着枪,后又称在公园的会面中将枪给了安德鲁。

趁警方调取关键证据,雪莉又从美国飞回了她在加拿大纽芬兰的家。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在纽芬兰为安德鲁举办的追悼会上,雪莉突然出现,痛哭流涕。

同时期,还向安德鲁的前女友海瑟发送邮件,“你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一切……我们的爱是多么美好,而且永远都不会消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安德鲁与前女友海瑟,本已订婚后分手


为了诱使雪莉回美国,警方邀请她参加在加州的追悼会,但雪莉未答应。

12月12日,雪莉受到指控,在纽芬兰圣约翰被捕。

但也在同一天被保释,等待下一轮引渡听证会(引渡是指一国把在该国境内而被他国指控为犯罪或已被他国判刑的人,根据有关国家的请求移交给请求国审判或处罚)。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刑事检控专员麦克·马登,对于雪莉的保释没有异议,他拿一份早已同意释放她的协议书,走进法庭。

过了3个月,到第二年的2月7日,雪莉宣布,她怀孕了,是安德鲁的孩子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一模一样的两张脸

安德鲁的好朋友科特,是个电影工作者。

科特成长过程中拍摄的每一部电影,安德鲁都有出镜。

在片子中,安德鲁总喜欢扮演坏人,也常毫无顾忌地在父母前说脏话。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安德鲁与科特


他甚至为科特的第一部电影投了钱,那是他为读医科大学存的钱。

而在不幸发生后,科特才得知,安德鲁生前的爱好是摄影。

我跟他认识二十二年了,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童年时期的安德鲁


于是科特决定,去见见那些曾经认识、爱着安德鲁的人,拍一部他的纪录片。

我发誓会在所有的记忆消失前为你收集起来。”科特说。为了安德鲁,也为了他的孩子。

只不过这一次,安德鲁不能再演坏人了。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7月18日,孩子扎克瑞出生,和安德鲁仿佛拥有同一张脸。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上为扎克瑞,下为安德鲁


为了孙子移居到纽芬兰的大卫和凯特夫妇,开始与雪莉周旋。

雪莉说:“只要我把事情拖久一点,你们很快就会没钱了。”

经过漫长的协商,他们终于争取到每周1小时的探视时间

大卫和凯特不得不走进那扇门,雪莉就坐在隔壁房间,计算着他们与扎克瑞的相处时间。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大卫、凯特和扎克瑞


在将手抚上孩子的脸时,凯特不由想起另一张脸。

在科特的片子里,安德鲁曾说:“很高兴我不是一个叛逆青年,要是那样肯定浪费了大卫和凯特的一番好意。

当安德鲁偷偷穿耳洞时,他们从未察觉,两星期后,安德鲁忍不住在餐桌旁坐下,自己公布了这个消息。

当时他们只是看了一眼,然后说:“很漂亮,什么时候弄的?”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大卫、安德鲁和凯特


后来,那个身体静静地躺在医院的角落,裹覆着白床单。

当凯特的泪水滴落到安德鲁脸上时,她抬手帮他擦拭,却发现他左脸颊中枪处的填充物跑了出来。

凯特默默地把它塞回去。就像他们在面对雪莉时,不得不沉默。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大卫和儿子安德鲁


在1小时的探视时间里,大卫和凯特被当作罪犯对待,需要被搜身,并被管理人员监视。

我甚至都等不及,自己脱下了衣服,只要能接近这个孩子。” 凯特说。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被保释的嫌疑人


大卫以为,一切只是时间问题。身负嫌疑的雪莉,很快会被纳入司法程序。

他们被告知,这里的案件审理速度很慢。

从2月15日,法庭受理引渡要求起,中间对引渡法案译文的辩论与确认花费了数月时间,直到7月30日确定。

每次不可思议的拖延,就像是一把刀子在割我们的肉。”大卫说。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在正式引渡雪莉回美国的听证会前,由于加拿大法律在背后的干预保护,雪莉继续她的生活。

凯特说:“常识告诉我,如果她不是在法律的管辖范围,她就是自由的。”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9月19日,引渡听证会最终开始。

但雪莉的律师提出质疑:因为早期司法部长为听证会提供的授权进行书没有将刑法典的229章的条例(i)或条例(ii)列入其中,即使听证会再进行下去也属无效。

因此,对于雪莉的引渡措施,都被迫停止。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直到11月14日,在凶案发生近一年后,雪莉才被关进女子劳改中心监禁,等待最终裁决。

在一年有8个月冬季的纽芬兰,大卫和凯特每周会在雪天开车2小时,带着孩子,到关押雪莉的监狱。

即使心里厌恶这个女人,大卫说:“我们尊重她的探视权。”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但雪莉在狱中,给德里克·格林法官写了信。并在法官的建议下,针对她的判决提起了上诉。

隔年1月10日,入狱不到两个月,雪莉再次被保释。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等待下一轮将雪莉引渡给美国的听证会的过程中,法官要求雪莉做的仅是上交她的护照,每周在当地警察局登记,并提交7.5万美元的保证金

而其中的6.5万美金,由她的私人心理医生负责。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雪莉的心理医生

满足了这些条件,雪莉再次获得人身自由。

盖尔·威尔士法官在书面判决里指明:“尽管她被控的罪行十分严重,但并非针对广大民众……她的罪行,虽然暴力却也有着特殊性。”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盖尔·威尔士法官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四个人的奇怪组合


大卫不解:“一个人已经杀了她想杀的人,就对世界无害了吗?”

在雪莉被拘留的两个月里,监狱的心理医生曾将她关进自杀观察室。

每十五分钟观察一次,“她的分裂性简直难以置信。”

雪莉甚至威胁过她的同室,要把叉子插进那人身体里。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回归后的雪莉,仍拥有孩子的抚养权。

大卫与凯特,曾向主管儿童权益保护事务的一名政府官员表示,非常担心孩子的安全,因为孩子的母亲正被指控蓄意谋杀,但未得到回应。

虽然,雪莉与大卫、凯特达成了新协议:扎克瑞一周可与爷爷、奶奶相处3次,每次3-4小时,每两周可过夜一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但雪莉又常在电话中,在说了一连串“爱你宝贝、妈妈爱你”后,向他们抱怨,“我想要自己挣钱养活他”,但因现在没钱,买不起孩子所需的食物和尿布。

她说自己不想表现得像一个12岁的女孩,向大卫和凯特求助。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雪莉在电话里说:“我爱你宝贝,妈妈爱你,妈妈想你。”


对此大卫回复说:“孩子需要食物和尿布,所以我们就把它带来了。”

雪莉又表示:“我无法再活在这样的阴影下,你们要带他出去应该先征求我的意见。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雪莉对大卫说:“如果我和孩子消失几天,你们肯定会担心对吗?”

“我们总得听雪莉的安排,而她又总是不配合。”大卫说。

于是,事情变为四个人一起行动。

他们一起去商场、电影院,陪扎克瑞上游泳课、上教堂。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在大卫、凯特努力屏蔽不愉快的回忆时,雪莉会突然说:“安德鲁小时候,发色也这么浅吗?”

她又问:“你们有把我和安德鲁的照片放在家里面吗?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同时让四个孩子失去母亲


9月25日,听证会将再次召开,那天也将是安德鲁的30岁生日。

不出意外,会后雪莉将再次入狱,或被引渡至美国关押。

但8月18日,雪莉失踪了。

她来到一个曾拒绝过她的男人家里,留下了用过的卫生棉条和一些她同扎克瑞的合照。

接着,她抱着扎克瑞,来到了离男人家不远的海滩前。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雪莉事先已将安眠药混入孩子的奶粉里,自己也服用了些。

然后,她用外衣将孩子绑住自己肚子上,跳进了大西洋。

凌晨02:30,该区域的巡夜员称自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扎克瑞总是走向凯特,而非雪莉

从扎克瑞懂得选择后,他就选了奶奶凯特,而不是雪莉。

愤怒的雪莉将矛头指向凯特:“你不是试图取代我吧?

扎克瑞的尸体被发现时,警察十分肯定,他跟那个狠心杀死他的人,距离很远、很远。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保护扎克瑞的最好方法,

是我亲手杀死她。”


悲剧发生后,大卫不止一次地假想,他们一开始就该带着扎克瑞逃跑。

在警方封锁机场和码头时,用一条船,逃向周围的小岛。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即使不能回家,不能以原本身份露面,就藏在某个地方。

或者在凯特服安眠药才能睡下的夜晚,大卫说,“我应该在半夜爬起来,想出一个借口,跑去杀死雪莉。”

用自己入狱,换得凯特对扎克瑞的抚养权……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他们耐心地等待雪莉被法律制裁,却先等来孙子扎克瑞的死亡。

于是,大卫在召开的记者会上说:

我想建议通过一条法律禁止谋杀嫌疑人被保释。

在儿子和孙子接连遭遇不幸后,这对夫妇想将人生的意义转向为那些因暴力致死的人发声。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后来,一项为期十五个月的调查,得出了结论:该案为政府官员失误,扎克瑞的死亡本可避免。

雪莉的心理医生,亦被查出涉嫌保释金违法操作。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扎克瑞和安德鲁的骨灰


大卫和凯特则回到家乡,把扎克瑞的骨灰和安德鲁的放在了一起。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悲痛,是不愿放手的爱”


后来,大卫写了一本书:《和恶魔共舞》(Dance With The Devil)。

科特,也完成了他的纪录片,《亲爱的扎克瑞:一封关于父亲的信》(Dear Zachary)。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要知道,我们在这里,在你爸爸不在的任何地方。”


2010年,加拿大政府在刑法中增加了一项条款,允许在被认为有必要的情况下,为了保护儿童,有权拒绝保释嫌疑人。

这一改变,正是由大卫引起的。

她被怀疑在他身上开了5枪,然后说“我们的爱永不消亡”

只是,这对日趋年迈的夫妇,后来不再参与那些帮助孩子被谋杀的父母的活动了。

除了年龄的因素,在法庭上一遍又一遍地看见类似的故事上演,也给他们带来情感上的二次伤害。

余生你都得把这块石头扛在背上,你对此无能为力,你必须带着它。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REF:

《Dear Zachary:A Letter to a Son About His Father (2008)》

http://www.thetelegram.com/news/local/bagbys-remember-their-grandson-in-touching-memoriam-130546/

编辑整理:张得得

欢迎关注微信公号:WeLens

Lens旗下包括出版、新媒体、重逢岛视频、沙龙等业务,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