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黑龙江教育网 2020-02-29

东条英机、广田弘毅、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武藤章等7人判处绞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死7名一级战犯的日期,是1948年12月23日。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

在远东军事法庭对28名一级战犯的审判过程中,前外务大臣松冈洋右因患肺结核死于1946年6月,永野修因患急性肺炎死于1946年1月,加上大川周明患“精神病”,被告席上最后少了三人。军事法庭于1948年11月12日宣布了对25名一级战犯的判决。

东条英机、广田弘毅、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武藤章等7人判处绞刑。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死7名一级战犯的日期,是1948年12月23日。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这天晚上,东京城自8时起全城戒严。东条英机等7人最后的晚餐,是他们被关进巢鸭监狱以来从未吃到的日本饭菜。但这些即将走上绞架的人,哪里还有什么胃口,饭菜只吃了一半就咽不下去了。

晚11时30分,美国宪兵把他们分两批押进一所佛堂,在各自执行绞行的命令书上签字。首先被押进佛堂的是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和武藤章。他们签名后,每人喝了一点葡萄酒,为上绞架壮胆。随后,这7人皆换上美军救护工作服,并被戴上手铐。为防止有人在绞架上抓住绞索作垂死的挣扎,行刑的美国宪兵用两根结实的布条,一头系在手铐上,一头绑在他们的大腿上。

刑场设在监狱右侧的一间宽敞的房间里。绞刑架是用安南出产的铁木制作的,绞架的下方,是长宽各9尺、高8尺的底座,底座四面有板壁围护。台座的南侧,有宽5尺的13级台阶通往台上,两边装有扶手。台顶长8尺,宽5尺,是4块木板构成的由电流控制的活动踏台。行刑者只要一按电钮,木板便翻立到一边。踏台上有两根高5尺、直径约5寸的圆柱,圆柱的顶端横杆上,悬着7根打着活动套结的粗麻绳。距绞刑台数米处,是主执行官的指挥台,高约9尺,有栏杆围护。刑场的南面,设有监刑席,一排长条桌上铺着天蓝色桌布,桌上摆着7盆散发着香气的红色玫瑰花。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监狱内外戒备森严,从监狱到刑场的百米通道两旁,每隔10步,便有两名端着自动步枪的美国宪兵相对而立。

11时40分,典狱长阿尼斯少校率领主执行官克里尼密斯宪兵中尉与14名执行宪兵、8兵执勤宪兵、4名法医,列队进入刑场。除典狱长与法医之外,腰间皆佩带手枪。执勤宪兵分立于监刑席两侧,执行宪兵和法医将绞刑台再次检查了一遍。一切准备就绪,天棚上的数十只电灯齐明,把刑场照耀得如同白昼。

11时50分,负责监刑的美国代表西波尔德博士、中国代表商震上将、英国代表巴特斯克中将、苏联代表迪利比扬格中将等,在美军将领基南和韦伯的陪同下,进入刑场。典狱长阿尼斯少校陪同他们在监刑席就坐。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东条英机

当挂在东面墙上的自鸣钟敲响12下时,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与武藤章被宪兵押入刑场。执行宪兵拿着他们的从不同角度拍下的照片,一一进行对照,验明正身。接着,克里尼密斯走上主执行官指挥台,下令行刑。

这时,东条英机低声说:

“请松井领大家喊万岁。”

松井石根喊了一句:

“天皇陛下万岁!”

东条等三人跟着一齐喊,声音沙哑而低沉。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土肥原贤二

按照抽签顺序,第一个走上绞刑台的是土肥原贤二。两个执行宪兵押着他,走完通向死亡的13级台阶,然后停下,命他立正站好。一名执行宪兵先用英语,而后用日语命令道:

“土肥原贤二,再向前跨进一步!”

等土肥原站在活动踏板的中心,他又命令道:

“土肥原贤二,原地转过身来!”

土肥原转过身,面向监刑席,嘴唇嚅动着,听不请在说些什么,也许是在祈祷护佑神保佑。此时,向土肥原发命令的执行宪兵,把黑布头罩套在土肥原头上;另一名执行法官拉过第一根绞索,套在他的脖子上。

然后,两名执行宪兵转身退到第12级台阶上站住,一齐向克里尼密斯举手敬礼,其中一人喊:

“向主执行官报告,一切准备完毕!”

克里尼密斯说:

“明白。”

两人即转身目视土肥原。克里尼密斯按动电钮,绞刑台上的踏板当即“啪”的一声,翻向一边,土肥原贤二顿时两脚悬空,身体突然坠入黑洞洞的绞刑台的台座中。此时为23时凌晨零点5分30秒。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绞索旋转着,晃动了一会儿,又像钟摆一样左右摇晃了几下,便垂直不动了。两个执行宪兵走下台阶,锨亮绞刑台内的两盏壁灯,打开台座东面的门,与两名法医一起入内检验行刑结果。他们割断土肥原脖子上的绞索,把他平放在停尸案上,此时的土肥原面无血色,双目微闭,嘴里伸出半截舌头,颈脖前部被绞索勒破了一块皮。法医用听诊器听了听他的心脏和脉搏,见他已经死去,便让两个执行宪兵解下他的手铐,把尸体装进白色布袋,打开北面的门,将尸体抬到停在北门外的一辆卡车上,然后关上了北门。

这时,一名执行宪兵走出台座,正步来到监刑席前,举手敬礼,向监刑席上的各国代表说:

“报告诸位监刑官,土肥原贤二已于零点7分50秒死亡!”

中国代表商震先用汉语,而后用英语回答:

“谢谢你们!”

代表们接受战犯死亡报告,也是按照抽签决定的:商震接受土肥原贤二和松井石根的死亡报告;迪利比扬格接受东条英机和板垣征四郎的死亡报告。西波尔德接受武藤章的死亡报告,巴特斯克接受木村兵太郎和广田弘毅的死亡报告。

日本七大甲级战犯被执行绞刑始末--侵略者的下场

东条英机

第二个被押上绞刑台的是东条英机。他在走到台中央时,一直显得比较平静,但当克里尼密斯按下电钮,他脚下的翻板翻向一边,突然两脚悬空时,却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尖叫。他的死亡时间是12分50秒。

继东条英机之后,松井石根和武藤章相继被押上绞刑台,执行绞行。

随后,第二批被处死的坂垣征四郎、广田弘毅和木村兵太郎,一一被押上绞刑台。

绞刑于凌晨1时全部执行完毕,两辆美军军用卡车开出巢鸭监狱的大门,前一辆车上载着7个罪恶滔天的战犯的尸体,后一辆车上站着20名全副武装的美军宪兵。卡车穿过黑暗的东京城,沿京滨公路疾驰。为防有人劫尸,沿途实行戒严。

两辆卡车于三小时后开抵横滨市西区的久保火葬场,7名战犯的尸体火化后,骨灰被美军宪兵悄悄埋在火葬场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

关注真君,更新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