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暖,菜根香,唯有读书滋味长

土地资源网 2019-08-13

明代著名思想家洪应明的著作《菜根谭》四百年来如空谷幽兰,在无人之境散发着奇香,静中念虑澄澈,,见心之真体;闲中气象从容,识心之真机;淡中意趣冲夷,得心之真味。观心证道,无如此三者。

作为一个看透世事的知识分子,生活在明代是异常痛苦的,也是难有作为的,但富有智慧的人从来善于苦中作乐,洪应明尤其睿智,他明了天之机缄不测。抑而伸,伸而抑,皆是播弄英雄,颠倒豪杰处。君子若逆来顺受,居安思危,天亦无所用其伎俩矣。也明了心体便是天体。一念之喜,景星庆云;一念之怒,震雷暴雨;一念之慈,和风甘露;一念之严,烈日秋霜。何者所感。只要随起随灭,廓然无碍,便与太虚同体。他知成之必败,则求成之心不必太坚;知生之必死,则保生之道不必过劳。

他修身养性,并尊释、道、儒家。释家随缘,儒家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盖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则万绪纷起,随遇而安,则无人不得矣。故学者要收拾精神,并归一路。因为修德而留意于事功名誉,必无实诣;读书而寄兴于吟咏风雅,定不深心。一苦一乐相磨练,练极而成福者,其福始久;一疑一信相参勘,勘极而成知者,其知始真。他指出:涉世浅,点染亦浅;历事深,机械亦深。故君子与其练达,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他提醒年轻人:欲路上事,毋乐其便而姑为染指,一染指便深入万仞;理路上事,毋惮其难而稍为退步,一退步便远隔千山。他认为立身不高一步立,如尘里振衣,泥中濯足,如何超达?处世不退一步处,如飞蛾投烛,羝羊触藩,如何安乐?同时德随量进,量由识长。故欲厚其德,不可不弘其量;欲弘其量,不可不大其识。

在人情世故方面,他参悟到:天运之寒暑易避,人世之炎凉难除;人世之炎凉易除,吾心之冰炭难去。去得此中之冰炭,则满腔皆和气,自随地有春风矣。居轩冕之中,不可无山林的气味;处林泉之下,须要怀廊庙的经纶。山之高峻处无木,而溪谷回环,则草木丛生;水之湍急处无鱼,而渊潭停蓄,则鱼鳖聚集。此高绝之行,褊急之中,君子重有戒焉。鹰立如睡,虎行似病,正是它攫鸟噬人法术。故君子要聪明不露,才华不逞,才有肩鸿任钜的力量。扰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见其寂;虚其中者,凉生酷暑,朝市不知其喧。机息时便有月到风来,不必苦海人世;心远处自无车尘马迹,何须痼疾丘山。念头宽厚的,如春风煦育万物,遭之而生;念头忌刻的,如朔雪阴凝万物,遭之而死。

他崇尚心无物欲,即是秋空霁海;坐有琴书,便成石室丹丘。会得个中趣,五湖之烟月,尽入寸里;破得眼前机,千古之英雄,尽归掌握。孤云出岫,去留一无所系;朗镜悬空,静躁两不相干。悠长之趣,不得于酿酽,而得于啜菽饮水;惆恨之怀,不生于枯寂,而是生于品竹调丝。故知浓处味常短,淡中趣独真也。水流而石无声,得处喧见寂之趣;山高而云不碍,悟出有入无之机。时当喧杂,则平日所记忆者,皆漫然忘去;境在清宁,则夙昔所遗忘者,又恍尔现前。可见静躁稍分,昏明顿异也。竹篱下,忽闻犬吠鸡鸣,恍似云中世界;芸窗中,偶听蝉吟燕语,方知静里乾坤。读易晓窗,丹砂研松间之露;谈经午案,宝磐宣竹下之风。帘栊高敞,看青山绿水吞吐云烟,识乾坤之自在;竹树扶疏,任乳燕鸣鸠,送迎时序,知物我之两忘。林间松韵,石上泉声,静里听来,识天地自然鸣佩;草际烟光,水心云影,闲中观去,上见乾坤最上文章。鱼得水游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识此可以超物累,可以乐天机。

只有真正爱尘世的才远离尘世,只有体念青年的成长的不易方才字字珠玑地不倦劝戒:劝其向真、向善、向美,前代大儒,我辈宗师,历烟火弥漫的沧桑岁月,行人间正道的弘法历程,永远散发着人性的光辉,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