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习作:错爱

微讯网 2019-04-15


宝成有时会想,他这一生就毁在那个11岁女孩的手里。

20年前,他刚17岁,随远嫁的姐姐来到西北。为了上学方便,姐夫安排他住在城里的叔父家里。叔父做粮油生意,是县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他没有儿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去省城上大学了,小女儿才11岁,刚读五年级。

听姐姐说,因为小玉的两个哥哥都在出生后不久就夭折了,小玉打出生就备受疼爱。她身体瘦弱却聪明伶俐,自小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家人面前十分任性刁蛮。


第一次见小玉时,她瘦瘦小小的,穿了一身红衣,像一团小小的火焰,,马尾辫梳得高高的,她好奇地看了宝成一眼,像是不情愿地说了一声:“哥哥好。”就蹦蹦跳跳上楼了。那双黑亮黑亮的眼睛,有一种远远超出她年纪的幽深,莫名地让宝成感到心慌。

宝成在叔父家住下,学习之余会帮婶婶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叔父和婶婶对沉稳、懂事的宝成十分亲切。知道宝成的成绩好,小玉开始找他问功课。用撒娇的口吻喊他:“宝成哥。”宝成忽然觉得自己的名字跟《红楼梦》里的宝玉太相似,再看小女孩,娇弱顽皮的样子,很有黛玉的风范。宝玉和黛玉,是表兄妹,宝成和小玉,也可以算是表兄妹……宝成红了脸。骂自己:混蛋,真是昏了头了!

为着这一点不堪的念头,宝成不敢多看小玉一眼,却又常常情不自禁地偷偷注视着小玉。给小玉讲完数字题,看着她低头写作业,长长的眼睫毛在灯光下投下深深的阴影,神情中有少女的温柔,粉红的嘴唇娇艳动人……宝成忽然意识到,小玉长大了。

 

第二年,宝成读高三了,小玉也成了中学生,课业更繁重了。

宝成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天。那是深秋的一天,小玉刚结束期中考试。她笑嘻嘻地对宝成说:“宝成哥,我全班排名第三哦!你打算怎么奖励我?”

宝成心里也为她高兴,脸上却装作不以为然:“才第三名,还要什么奖励?我们小玉这么聪明,应该考第一啊!”

小玉撅起嘴:“哼!就要。我要你每天骑车带我上学!”

宝成又忙着哄她:“好好好,每天带你上学。那你不许睡懒觉,我走得早。”

看着小玉喜笑颜开的样子,他不禁伸手抚摸小玉的头顶和脸颊。手掌划过她唇边时,小玉忽然侧过脸亲了他的手指。一瞬间,他心跳如雷,愣在那里。小玉一脸天真地冲宝成做了个鬼脸,清脆地大声说:“宝成哥,我喜欢你!”然后咯咯地笑着跑开了,跑上楼梯又回过头,指着宝成说:“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嘻嘻……”宝成傻愣在客厅站了半天,才晕乎乎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玉还是个孩子,她的喜欢更像是任性的心血来潮,宝成却深陷得无法自拔,每天因小玉的喜怒无常而心情起伏。她乖巧时宝成的世界阳光明媚,她闹脾气时宝成便坐立难安、手足无措。

春节期间,家里来了一堆客人,小玉不知为什么不高兴,对宝成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宝成郁闷地躲在阳台抽烟。外面不时响起鞭炮,还有人在放烟花,节日喜庆中,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寂寥。他深深地叹息一声,试图缓解胸口的疼。

小玉也跑到阳台上,站在他身后,脸贴着他的背,轻轻地喊:“宝成哥!”宝成转身看着她,小玉仰着脸看他,双眼如星,宝成低头吻上去,她的唇角微凉,带着微甜的馨香,宝成辗转缠绵,情难自己,小玉忽然咯咯地笑着说:“宝成哥,你的鼻子好凉!”看着她天真的神情,捉住她柔软纤细的小手,宝成悲哀地发现,这个小小的女孩可以轻易左右他的心情,玩弄他于股掌之间。

这样的热情甜蜜,让宝成有些魂不守舍。他开始设想将来,要等小玉长大,还要很多很多年,但十年很快就会过去,他们会结婚,他要带小玉回老家去……

 

然而,这份隐秘的“爱情”并没有给小玉带来太久的新鲜感。似乎是春天刚开学之后,小玉忽然不再坐他的车去上学了,在家里遇到时,也总是很冷淡。宝成焦急如焚,终于有一天深夜在楼梯口抓住小玉,压低声音、急切地问:“到底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小玉一脸平静的冷淡:“没什么啊,我就是不喜欢你了。”宝成觉得愤怒,“为什么不喜欢了?你当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小玉冷笑一声,斜睨着他:“宝成哥,我今年几岁?难不成还要我嫁给你?”

宝成如雷轰顶,恍惚放开了手,看着小玉若无其事上楼去。是啊,她只有12岁,本来就是小孩子。小孩子的“爱情”如何能信?怪只怪自己经不起诱惑。

 

宝成终究无法面对冷漠如陌生人的小玉。向姐夫央告说,他想娘,想回老家。虽然离高考只有三个多月了,他不想念书了。姐姐和姐夫非常生气,软硬兼施、想尽办法让他继续上学,他坚决不肯。

后来,他真的辍学独自回了老家。临行前到叔父家里辞行,只说是要回老家考学。叔父和婶婶试图挽留,他默默不语。只想着:小玉这时就在楼上,知道他要走了,竟不肯下来一见。如此绝情的小孩子,却赢得他全部的爱。

 

回到老家后,他没有继续念书。他觉得自己的身心都空了,整个人轻飘飘的。父母不知他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只看他整天闷闷不乐、痴痴傻傻的,很是担心。过了一年多,他才慢慢缓过来。小女孩娇俏的脸渐渐模糊了,只记得那双柔软的小手。午夜梦回,似乎感到那双手抚过他的鼻子,笑着说:“你的鼻子好凉!”不觉就眼泪湿了枕畔。

 

宝成后来和家乡的很多青年一样外出打工,他去过上海、北京、广州、深圳,一直到快三十岁还不肯成家。直到那年,姐姐一家回来探亲,也带来了小玉的消息,小玉在十八岁那年就出国读书了。他看了姐姐带的照片,尽管小玉早已不是记忆中的小女孩,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在海边,她面对镜头扬起手臂,像在打招呼,又像是挥手告别,短短的头发、米色风衣在风中扬起,她的笑,像小时候一样天真无邪。他从那笑意盈盈的眼里看到了他熟悉的、幽深的冷漠。

那一刻,宝成终于释怀。这样的小玉,不是他爱得起的。亦不知,是否有人能爱得起。

宝成很快结婚,娶的是邻村一个比他小7岁的女子。长发披肩,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像个孩子。




欢迎走进林凡的天空

世间事,纷纷扰扰

唯真情和星光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