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叫《二师兄讲故事》

星空观察网 2020-03-01

  为什么叫《二师兄讲故事》呢?其实,至今我都感觉到莫名其妙,好好的一个身形伟岸、才高八斗、意气风发的少年,却被迫地与一个肥头大耳、腰圆肚肥和好吃懒做的形象结为一体,真真是毁了我的一世英名。我也曾经抗争过、抵触过,拒绝过;最后才发现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仿佛明明之中,自有天意,不得不接受上天的安排了。

       在初中,在高中,别人都叫我柯主任(这自然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离一本还有十几分。当时年少不懂事,我心有不甘,龙飞凤舞地在志愿网站上一通乱填,就恨不得不被录取,可以从头再来。但是当我看到别人在群里发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甚至和我一起补录的同学都被录取了之后,我承认我羡慕嫉妒恨,既埋怨自己草草收兵地填写志愿,又心高气傲地想要超过他们。上帝的眼镜果然是血量的,最终我还是“如愿以偿”地去复读了。

       令人欣慰的是,复读班上还有好几个熟人,这样就让我减少了一种孤独感。那时候在复读班上,我们几个算是成绩名列前茅的人才,所以有点嚣张跋扈的样子。我们几个坐在一起,天天讨论谁漂亮,谁可爱,谁和谁有一腿。

       时间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过了一个月,我们和班里的人渐渐地熟络了起来。

      记忆尤深地是,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她个子不高,属于娇小玲珑的类型,雀斑布满脸上,有点口臭。她总是穿一些小公主类型的衣服,例如:粉红色的T恤、白色的及膝短裙、米老鼠图案的棉外套、牛仔外套、牛仔裙、小白鞋、帆布鞋、粉色低帮高跟鞋等。有时候,她说话的时候,小小的眼睛被挤成了一道缝,像是刚被手术针缝了起来;有时候,杏眼圆睁,东看西看,眼神躲躲闪闪。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就在那里尬笑,有时候脸像一个熟透了的红富士苹果。这样娇羞可爱的表情,总让我不由自主地找她说话,开她玩笑,看她时怒时笑,时喜时悲,一不小心羞红了脸。

      直到有一天,她进教室坐在位置上之后,转过头对我说:“你想收徒弟吗?”

       “什么?徒弟?那是什么东西?”我反问。

       “就是我先拜你为师,然后你再教我做题。”她回到。

“可是,我不喜欢给别人讲题。”我说。

“嗯……,好吧。”

她涨红了脸,仿佛脸上的雀斑都在跟着跳跃,欲言又止的样子显得很无奈。

“你拜别人为师吧,我自由潇洒烂漫惯了。”我又补充到,“不喜欢和笨的人说话。”

她听到这句话之后,脸涨得更红了。期期艾艾,口词闪烁,想要挤出几个词来,却最终也没能挤出一个字,只是抿抿嘴唇,凄然一笑,不停的眨巴着眼睛。

“不用难过,要是其他人想要拜我为师,我也是不会答应的。我并不是针对你。”我意味深长地说,仿佛自己很牛逼,但是又想装深沉,以至于让人看不穿。

“我知道了。”她悻悻地说。

她说完就转过身看书去了。上课铃响起,英语老师走进教室,开始教一些无聊的语法和句子。我在课桌上放了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用以打发这无聊的时光。不知不觉中,我竟然睡着了,进入了太空幻景中,开始遨游仙境。

一阵铃声将我从仙境中拉回,我收拾好英语课本,然后拿出语文课本,又继续埋头阅读起那本让人痴迷,让人爱也让人疯的小说。

还没看完一页,周运过来对我说:“主任,为什么不收徒弟?”

我头也没抬,回道:“我比较懒,不想给别人讲题。”

“不讲题也可以啊,你可以教点其他东西。”他说。

“教什么?教她怎么吃饭穿衣吗?唉,算了吧,我不是那种教别人好好学习的料。而且我讲题总是不明不白,没头没尾的,她可能也听不懂,还会觉得我嫌她笨。多伤人自尊啊!”我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你看,我收了她(我前面那个女生)的闺蜜作为徒弟,吕斌收了另为一个女生当徒弟,你也收一个当徒弟。然后我们来比一比,看谁教的徒弟成绩上升快,考试时谁考得高。这样不仅可以帮他们提高成绩,还可以比比我们三个的教书育人的能力。一举两得,岂不妙哉!”

“算了吧,我一点也不觉得妙哉。”我不屑一顾地说。

“考虑一下吧。吕斌说,收了徒弟,他就可以转移注意力,可以安安心心地学习,不用再去想那个让他伤心的女生了。”

“有这种效果?”我很惊奇。

“不管有没有,试试就知道了。”

“再看吧。”我说。

“那你考虑一下,我先回去了。”说完他就起身,向他的座位走去了。

那时的我内心挺纠结的:一方面怕自己没有耐心,不仅不能提高别人的成绩,反而会坏了别人的心情(毕竟我自己的心情就是时好时坏,飘忽不定);另一方面,也怕自己能力不足,表达不清,让人笑话。我想了很久,终究还是觉得自由自在地好,甚至觉得她可以拜别认为师,说不定讲题能力比我更强。

那天下午就那样过去了,别人也没有再提这事,我也没有再想。

晚上回到宿舍以后,吕斌开了第一炮。他说:“可恶的王八蛋,天天叫我不要去打扰人家,结果自己却乘机接近她,献殷勤,送礼物,写情书,毕业就和她谈恋爱了。好你个王八蛋,原来一切都有预谋。”

听到这个声音和内容,我就知道他在骂谁了,嘴上附和着:“是啊,真够卑鄙的。”

“老子把他当朋友,他却背着我偷偷摸摸挖墙角。”

“也不能这么说。”我说,“毕竟人家女生也没有答应当你女朋友。”

“这个王八蛋,怪不得我当时看淑慧的时候,她眼神躲躲闪闪。原来是心里有鬼。妈的,早知道,我就不送礼物,不找她聊天,不和她接触了。”

“现在想这些没有价值了。既然不能在一起,就好好地祝福她。活在当下,好好准备高考才是正道。”我说。

“吕斌,不要着急。等你考上一个好学校,以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形象与才气,不愁找不到比李淑慧更有才能更有魅力身材更好的女生。”

“对”我说,一边拿出手机,一边习惯性地打开QQ,看看有没有她的消息。

“但愿如此吧。”吕斌把“吧”字的音拖得长长的,就像断电了的音响,由高到低,渐渐没了声音。

“你现在就要转移你的注意力。不要再把一天的时间花在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中。好好教你的徒弟,用你的精力去帮助他们(两个徒弟,一男一女)提高成绩,这样总比你一天天自怨自艾强。”

“唉,也是。得让自己忙起来,不然脑海中全是她跑动跳动的身影。你也不要再看手机了,人家不会给你发信息的。”吕斌说到一半的时候,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又不是看她有没有给我发消息。”我连忙放下手机,对着他说道。

“你那点小心思是瞒不过我们的。你自己想想:以前你常常在二楼的楼梯口等她,结果等来了什么?是等她耍了一个又一个的男朋友。你本以为高考之后,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实际上呢?人家还没有去大学报道的时候,就和同校的男生谈恋爱了,甚至当时都还没有见过面。别人已经表现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了。你就是傻,懂却装不懂,还自欺欺人。”

“那她还给我写信,说想要当我天上的太阳,给我温暖;当我天上的月亮,为我照亮黑暗。”我反驳道。

“不过就是人家客气地回你而已。你想想你自己以前给她写的信,哪封不比这个多情,比这个肉麻。”周运说。

我确实是无可辩驳了,他说的都是事实。就算每天晚上陪她一起回宿舍,那又能怎样呢?我自己也在反问自己。

“所以,忘了她吧。从头来过,现在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让她去后悔去难受吧。”吕斌说。

“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我自言自语地说。

“所以,你就收个徒弟嘛。平时自己好好学习,空了给徒弟讲题,帮助了别人,也提高了自己,还能多一个朋友呢。何乐而不为?”

“我没有那个耐心。”我说。

“慢慢培养嘛。”周运说。

“我表达不清。”我又说。

“慢慢锻炼嘛。”周运又说。

“好像我都没有理由反驳了。”我说。

“那就默认,不用反驳了。”吕斌笑着说。

“那我考虑一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我但是心里已经动摇了,并且也想尝试下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毕竟,喜欢一个人真的是太痛苦了!

那天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中全是那些场景:由于我转移了注意力,成绩飞速上升,最后考了一个名牌大学,找到了一份得体的工作,领着一份颇为可观的薪水,住着别墅,开着豪车。自我模拟着我和她再次相遇的场景,那时她将多么的痛不欲生,悔不当初。

第二天早上,上早自习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疲惫,有点昏昏欲睡。忽然,一个身影快速地从我眼前闪过,我的课桌上多了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信笺纸。我漫不经心地打开,里面是用中性笔工工整整地写好的娟秀的字体。内容如下:

我知道我很笨,反应慢,很多东西都理解不了。拜你为师,会让你觉得大材小用。但是,请你收我为徒吧,我会好好努力,不让你失望,帮我提高成绩对于你来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拜托啦,说我为徒吧!

其实,在昨天晚上我就已经默认收她为徒了。今早上收到这张字条,也是意外之中的事情。但是,我却想着不能就那么轻轻松松地就答应了吧。然后,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认师父就这么随便的么?”

她囧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那还需要怎么样啊?”

我别了别嘴唇,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说:“我看电视上,认师父不都是跪下嗑三个响头吗?”

“啊?”她紧紧的咬着上嘴唇,皱着眉头,眼睛眨巴眨巴地,仿佛泛出了泪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像缓过气来似的,轻声说:“不磕头,行吗?”。

“这就有点让人难办了。”我一边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一样。看着她憋红了的脸,我正暗自窃喜。然后我说:“那拿点东西来做个拜师纪念吧。”

“那要什么样的东西,才能让你收我为徒呢?”

“简单嘛,让我吃饱喝足,心情变好就会收你为徒了。”

“啊?”

“哎,算嘞!一个鸡蛋饼,一杯奶茶什么的就可以了。”

“哦,好!”她终于舒展了她的眉毛,饶过了她拧成一团的额头,轻快地说道。

中午来教室自习的时候,我的桌上真的有一大杯的珍珠奶茶。我拿起奶茶,往四周张望,正好和她四目相对,她微微一笑,我也报之一微笑。就这样,我就收了她为徒,成为了她的师父。我徒弟说,她当时恨不得砍死我才好,以免让她如此之尴尬。当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后来,我们三个拜为师兄弟,吕斌是大师兄,我是二师兄你,周运是小师弟。仿佛我们就像创立了一个帮派一样,颇有一番要将师门发扬光大、徒孙遍布天下的气势。

最开始,只有小师弟天天叫我“二师兄”。二师兄,你看这道题怎么解?二师兄你看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二师兄,你看那个女生漂不漂亮?如此等等。

长此以往,一传十,十传百,别人都记住了我叫“二师兄”。甚至是后来认识的人,听到“二师兄”这个词都颇感惊奇,总会问道:“你为什么会叫二师兄?”

“因为大师兄死宅在家,小师弟流浪远方。”

“那我也叫你‘二师兄’吧!”

“你不能叫二师兄。”我怒目圆睁,做出恐吓的样子。

“可是大家都这样叫你啊。我也要跟随潮流嘛!”

“我……”

“二师兄,哈哈!”

好吧,我已经无力去争辩,只好听从上天的旨意了。

在开公众号的时候,我思来想去很久,想到“柯霸人讲故事”、“柯霸天讲故事”或者是什么“年轻故事会”,凡此总总,总觉不妥。最终无可奈何,只能服从上天的安排,取名为“二师兄讲故事”,听起来至少还有一丝诙谐幽默的味道。

通过这件事,二师兄明白了一件事: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无论怎么抗争都无济于事。例如“二师兄”这个称呼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