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崔淑梅:王牌车组

绍兴城市网 2019-04-14



文者其人

     崔淑梅,女,汉族,1973年12月生人,双鸭山市友谊县诗词协会、作家协会会员。喜欢文字,尤其喜欢创作小品、音乐快板,偶尔创作歌词。在挠力河、双鸭山日报等杂志、报刊发表过散文、诗歌、小小说。




魏车长神情严肃地放下电话,他感到事态很严重,刚才张队长的话中分明带着浓浓的火药味。也难怪张队长发火,车队先后派了9辆车去二队收麦子,都被李队长给撵回来了,有的车干了一天,有的车连半天都没干到。一个司机干活不行,难道9个司机干活都不行?

魏车长和前来替换他的接粮车交接了一下,就直奔二队方向开去。

十分场汽车队共有十辆汽车,每辆车一个车长,一个助手,两个学员。202车组由车长小魏、助手老王、学员大张、小张四人组成,工作非常出色,深得张队长的认可。用张队长的话说,202车组是车队的王牌车组,从来没给他张队长掉过链子,丢过脸。

一路上魏车长都在琢磨一件事,九个队友都伺候不了的李队长到底是个啥人物?真像张队长说的那样,难伺候,鸡蛋里面挑骨头?想到这,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给车队挽回面子,争口气。

李队长个子不高,身穿一套洗的已经发白的工作服,一看就很干练。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李队长,魏车长突然心生亲切感。

“我就一个要求,让粮食颗粒归仓。”

“没啦?”

“没啦。”

“那就干吧。”

“好。午饭我派人送过来。”

别看魏车长才二十多岁,却是一名老司机了。他用眼睛目测了一下,就知道这活该咋干了。他先将拖车卸下来,然后带领大张合麦趟子,在地里开出一条车道。康麦因亮起了粮斗已满的信号灯,他将车开到地里去接粮,接满后,把粮送到晒场,如果他返不回来,康麦因就把随后接的粮卸到停放在地头的拖车上。

午饭是馒头,咸菜,白菜汤。

“车长,吃完饭咱们是不是就该走人啦?”

“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

“你咋那么会猜呢?”

“他们不都被撵回去了吗?”

“李队长撵咱们没?”

“没有。”

“那你在这瞎捉摸啥?快吃,吃完干活。”

大张嘴上没再说什么,但心里嘀咕着,到黑天准保被撵回去。

老王和小张来换班了。

“车长,俺俩接着干呗?”

“是啊!咋地啦?”

“没咋地。”

“听我跟你俩说啊,康拜因在哪接满粮了,你俩就把车开到哪,如果没有车道,就并麦趟子,千万别压着麦子。根据情况决定是带拖车进地还是单车进地,总之一句话,要让粮食颗粒归仓。我俩下半夜来换你们。”

“放心吧,保证不掉链子。”

第三天,午饭由馒头变成了包子。

麦收提前四天结束了,李队长对202车组的表现十分满意,不但给他们每人买了一套线衣线裤,还给他们颁发了证书,上面写着“优秀车组 颗粒归仓”。这让张队长心里很不舒服。

9辆车都被李队长撵回来了,就为这事,张队长已经向分场场长告了李队长三回状了。

“等我的王牌车组也被撵回来,我看你李队长还有啥话说!”

张队长已经做好了和李队长好好掰扯掰扯的心理准备。

但事情并没有朝着他所期待的方向发展,202车组不但没有被撵回来,还受到好评,这让张队长觉得憋气又窝火。

202车组全体成员都感受到了队长和队友们的变化。张队长变得不苟言笑,队友们也和他们形同陌路。魏车长原本以为自己的车组给队里争了气,露了脸,张队长一定会非常满意,可如今……

主抓农业的王副场长来了,和张队长关起门来聊了小半天儿。王副场长此次前来,就是要告诉张队长他们的调查结果。

那九辆车之所以被李队长撵回来,都是因为拒绝进地接粮。康麦因亮起粮斗已满的指示灯,司机不开车进地接粮,就在地头等。李队长为了能让麦子早日颗粒归仓,就要求司机进地接粮,有的司机置之不理,有的司机虽然进地却压着麦趟子走。

张队长这个悔呀。悔不该偏听偏信,在没弄清原委的情况下去分场告李队长的状。更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偏执地认为李队长将202车组留下并奖励,是为了和自己作对。

张队长拨通了李队长的电话,约他一同到分场,他要当着场长的面向李队长道歉。他还决定做一面流动红旗颁发给202车组,上面写上——“王牌车组”。


本栏编辑:马才锐 微信:mcr1201

公共邮箱:m1514692585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