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 || 北冥无鱼... ...

NOW168财经网 2019-02-07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庄子·内篇》

2008

       2008年12月13日,我第一次见到大鱼,时间距今大约3652天。

       很多记忆就像那日的天色一样——混沌模糊,可是大鱼的身影和声音却是出奇的清晰、深刻。十年过去,我仍记得清清楚楚。



       大鱼是个性格开朗的麦霸,这一点从他一张一年级时期的歌唱照就能看出。那时,据大鱼说,应该是1998年,飞山小学的校长还是挺年轻的一小伙儿,组织了他们在校园里举行一次六一活动,设备有限,三块火砖叠起,就是大鱼的舞台。那时大鱼多可爱,小小的人儿,表情可爱又害羞,一身“耐克”、手握话筒,有模有样唱了一首《数鸭子》......照他的话说,“麦霸”就是要从小养成。

     


      关于大鱼的性格、喜好等等一些,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有的是大鱼亲口告诉我;有的,却是我在漫长的十年中一点一点自己去发现的。包括我们差点就能上同一所高中的事。




       我和大鱼都从飞山小学毕业,但是大鱼唱《数鸭子》那年,我还没上学。他比我大三届,六年级毕业后,他去了锦江中学,是当时县城最好的初中吧。初中毕业后又去了县里相对好点的一中继续念高中。大鱼不仅是麦霸,也是学霸,我小学毕业后,直接在三中待了六年。后来我曾无比“气愤”地质问,为什么从小到大我们都见不到,原因就在于,三中的办学质量并不能满足当时的“学霸鱼”。



       就在我在三中待的第三年——2008年,大鱼出现了。





       “没有一丝丝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



       大鱼就在一个天气寒冷、天色昏暗的时间里出现了。

       12月13,是星期六,当时按照一中的制度,他们放半天假。我们三中正好相反,一周是星期天放半天假。所以周六那天中午我是从学校回来吃午饭的。正赶上了大鱼的老爸带着大鱼从我家门前经过。我老爹便跟大鱼爹寒暄起来了。

       一边的大鱼走过来,十分斯文地问我,“妹妹可曾读书?是否像我一般,名列前茅?"

        好吧,我承认,大鱼并不是这样一个“油腻”的人,他并没有说这样的话,也没有那样无所谓的态度。但是关于鼓励的话,他确实说了。那时我在读初三,面临着升学,他正值高三,面对着高考。但是大鱼自信、乐观的性格令他从不怨天尤人,那个鼓励我的大鱼,眼睛里有光芒万丈,带着笃定以及勇往直前的活力。所以那次初见,我深深记住了这目光。


.

.

.

即使在昏暗天色里

也能从阴霾中破开一条缝的神采奕奕的目光...



2018



我期待

在今天

你能够为我唱一首

Eason的《十年》
这是2018年,我的最后一个心愿。
但是我知道


不可能……



END


(写于2018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