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双年展 | 探索对抗当下时代复杂性的方式

徐州都市网 2019-08-12



“得与失、开放与恐惧、加速与反馈的不断混合,

不仅印证着我们这个前行与回望并峙的时代,

其深层的悖论色彩更是赋予了这个时代特殊的感性。”


——第12届上双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



● 上海双年展

作为中国大陆第一个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上海双年展始创于1996年,历经了22年的发展,现已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且备受好评的当代艺术与文化事件。


● 本届中文标题:禹步

“禹步”, 源于中国古代神话的神秘步伐。主策展人梅迪纳认为,这个充满动能的步态喻示了纷繁复杂时代中艺术作品的价值和给予人们的启示。他谈道:“我们选用了‘禹步’,这一相传为夏禹所创的神秘步法作为本届双年展的中文标题。这个概念也暗示着,尽管艺术作品传达了种种焦虑,但它们同样充盈着生生不息的创意、渴望与观念,展现了当代艺术与文化对抗当下时代复杂性的方式,勾勒出我们将感性转换为全新生活的愿景与努力。”



● 本届英文标题:Proregress

展览的英文标题“Proregress”是美国诗人E.E.卡明斯于1931年在诗歌实验中创造的词语(《W [Viva]》第二十一节) 。通过解构与粘合“前进”(Progress)“后退”(Regress)两词,卡明斯戏谑地批判了恪守进步主义的西方启蒙叙事,并暗喻了21世纪初世界发展转型与停滞所裹挟的矛盾与焦虑。本届双年展策展团队敏锐地洞察到逾阈性词语对于把握当今加速发展的世界与艺术家的创作实践之间关系的有效性。




01

 伊沙伊 • 胡希德 |《“普鲁士蓝”系列》

伊沙伊 • 胡希德曼的“普鲁士蓝”系列重置了纳粹集中营和灭绝营遗址的照片(包括档案照片和新拍摄照片),并将其转译成“普鲁士蓝”单色绘画。普鲁士蓝由一位德国化学家于1706 年发现,是最早的人工合成颜料之一,与纳粹毒气室中使用的窒息毒剂氢氰酸不无关联。至今在一些毒气室中还能偶然发现残留的蓝色痕迹,其化学构成则与普鲁士蓝颜料相一致。胡希德曼笔下这些安静的风景为其历史和物质构成所深深浸染。



02

克里斯蒂娜 • 卢卡斯 |《顺时针》

《顺时针》是由 360 个时钟组成的机械装置空间,以 360 度形塑了地球的圆弧。每一个时钟都比前一个快 4 分钟,而 360 个“4 分钟”则形成了 24小时。于是,全世界的时间在这个场域中被同步感知,也意喻着现代性在全世界的流动







03

 亚历山大·阿波斯托尔 |《剧中人》

《剧中人》系列由 60 张以过去 20 年委内瑞拉政坛人物为原型的肖像摄影组成。每个肖像皆没有真实的人物名字,而只有政治、经济、文化领域中的特定角色名称,由此反映整个国际世界的政治和历史进程与个体身份间的关系。同时,每个肖像皆施以浓妆,被模糊了的性别特征亦包含着对性别政治的讨论



04

博路斯帕 • 哈尔帕 |《纪念碑》



博路斯帕 • 哈尔帕利用来自美国情报机构的解密文件,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纪念碑式”艺术。这既是关于过去的实物讽喻,也是历史上世界主要大国在拉丁美洲从事秘密干涉活动的证据的积累。哈尔帕为本届上海双年展创作了一件场域特定装置,主要由几乎被黑色条块抹除内容的文件组成,作品同时让人联想起抽象艺术的形态。这些作品实际上将国家机密转变为雕塑和物件,亦同时批评了形式主义抽象传统已然成为美学霸权,将所谓的“美利坚治世”强加于绝大部分的欠发达国家。




“进步”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它是如此陈旧且饱受质疑,词语本身已不能提供答案。社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却存在着一种不确定性,生活中处处充满矛盾。本届上双展通过艺术作品本身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它试图突破重重精致繁荣的屏障将我们拉回“现实”,拉回到那个充满动乱和不幸的国际境地。




注:

▪ 部分资料来自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官方微博

▪ 本推文所用分割线来自本届双年展作品杰夫代特·艾莱克《尺与韵律研习》


编辑:唐千千、肖云翔

审核:外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