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房东:坐拥341处房产 敢打县委书记耳光!如今……

CCTV证券 2019-04-27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近日,山西柳林破获的一起大案件,让人大跌眼镜,甚至惊动了中纪委。先来看涉案脏款、财产。

涉及财务初步评估约78.4亿元,其中:

房产:341处,主要集中在北京、太原,总面积252481.93平方米,估值50.1亿元;

银行冻结账户与资产:133个,涉及资产6.3亿元;

冻结银行股份:3.6亿元;

查封土地:16.25公顷,估价5.4亿元;

扣押查封车辆:估价13亿元;

黄金:20公斤,价值550余万元;

偷税漏税:约1.9亿元,应入未入收入6.25亿元;

其他:大量的瓷器、手表、挂件、字画、石头、玉器、名酒等物品。

这起案件的涉案人员有70名,是盘踞在山西柳林县多年的黑恶组织,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为山西凌志集团董事长陈鸿志。

案发之前,陈鸿志在柳林的形象是个大大的好人,是慈善家。他这些年在柳林做慈善、捐小学、解决就业,做了不少好事。即使是案发后,在百度“柳林吧”依然有人为陈鸿志说话。

群众只看到了他在镁光灯下的公开行为,无法知道台下的事情。

今年7月24日,山西公安机关采取提级管辖、异地用警等方式破获了这起案件。据央视网的报道,案件关键人物陈鸿志,是一个典型的地头蛇、村霸恶霸。

在电影电视剧中,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形象人物。目前警方罗列出的罪证非常多。据知情人透露,陈鸿志涉嫌罪名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吕梁警方微信公号“吕梁公安”通报称,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集团案件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十分巨大的涉黑案件。公安机关批示,以陈鸿志为首的凌志集团有组织地进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强迫交易,破坏生产经营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包括:

1、横向乡里,强拆他人房屋鱼塘圈地。

根据央视网披露,陈鸿志老家的村民说,在李家塔村没有陈鸿志办不了的事,陈鸿志甚至为了所谓的风水吉利,更是将流淌了几千年的黄河河道改修,在家门口建起了大坝。老人说,去年他的房子被强拆后,至今无家可归。

另外,他还不择手段,垄断了当地的煤矿资源。

2、暴力开路,殴打体罚员工。

据央视网披露,2007年陈鸿志承包了邓家洼煤矿,村民对煤矿给予的福利不满,当时担任邓家洼村村委会主任的邓抵树因为给村民讨说法而遭报复,被陈鸿志的保安队打致失血性休克、全身7处骨折。

这么霸道的人,难道没有王法治他吗?当地警察难道不管?没有,因为整个柳林县几乎都在他的操控下,柳林就是他的天下。电视剧中不经常有“我就是王法”这样台词吗。这也是这个犯罪集团性质最恶劣之处。

陈鸿志通过操纵农村“两委选举”,扶植维护集团利益村干部等非法手段,以黑护商、以商养黑,逐步形成了对柳林县部分政治领域、经济领域、农村乡镇基层政权领域的渗透、控制。

据《中国新闻周刊》披露:

陈鸿志的发迹之路,可以概括为四个字,“上买下闹”。“上买”即行贿上层官员,打通官路,控制官员;“下闹”则是通过收买等手段让村民上访、破坏基层选举,并以暴力侵占手段获得煤矿等。

柳林县委原书记王宁(2014年11月被宣布调查),被曝就是一名被陈鸿志用金钱操控的官员。陈鸿志甚至曾当众打了王宁一个耳光,原因就是王没有办好他嘱咐的事情。

据媒体爆料,案件发生以来,已经有2名警方人员和6名村干部落网,他们分别是:

2名涉案警务人员:柳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陈杰,原柳林县公安局成家庄派出所所长高建斌;

6名涉案村干部:原柳林县孟门镇贺龙沟村主任陈子福,柳林县程家庄镇田家坡村支部书记张香平,柳林县孟门镇原车则坂村党支部书记王兴,孟门镇石安村村委主任李常军,孟门镇王家焉村党支部书记车逢芝,孟门镇郝家塔村前任村干部郝玉平。

另外,还有许多外逃人员,包括陈鸿志的姐姐陈富香(原柳林县法院干部)、姐夫张泽平(原柳林县法院院长),已被警方通缉。

陈鸿志案件正应了《无间道》道中的那句经典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但本号认为,相比于案件本身,我们更该关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公安机关与法院在寻根究底追查案情时,当地政府应该反思。官商勾结、恶霸横行乡里的事件,说起来很古代,距离我们很远,但在当下的中国依然存在。

陈鸿志案件之外,估计还有许多北有被揪出的案件。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是比审核追查此案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房产证加名:父母、配偶、子女不同流程分类详解


明年房地产更突出精准调控 房价不会大幅上涨


准备贷款买房的人注意了:申请房贷的标准你知道吗?看你符合几条


七种房子,再便宜都不能买!小心占小便宜吃大亏


买房前万万要注意这些情况,这些房子办不了房产证,便宜也不能买